有时候铁石心肠的冷静的自己都感觉可怕

时间:2017-10-14 15:34
 这两年养生挺热,从开始的电视专家养生节目,到现在的网络上,养生简直是沸沸扬扬,无处不养生,全民都养生。
  
  事物存在,是一种现象,现象存在,是一种需求和市场。
  
  不然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。
  
  香林从医到现在,有二十年了,从最初的师带徒传统传承,到后来去医学院专门进修现代医学,一直在努力,一直学习,为什么呢?
  
  人命关天!
  
  医生的手,抬手是佛,反手是魔,一步跨在阳间,一步跨在阴间,可以说,每一位成熟的有经验有道行的医生,都是在生死堆里成长起来的。
  
  既然是成长,就有一个过程,那就是说,好多的患者,包括医生自己,包括自己的亲人,都成了自己医疗技术经验成长的对象。
  
  也就是说,在一段时间里,在成长的过程里,自己,亲人,患者,都成了学习成长试验研究的对象。
  
  自己的每一次生病,都是最好的体验和验证病理、医理,以及用药后药理和病理的验证过程。最最直接,最最感受。
  
  身边的亲人,也是很贴切的机会。如果身边的亲人有病了,而我一边去照料,一边却从一个医者的角度去体验学习亲人的病情病程病理,一个发展变化过程,或者痊愈,或者病故。
  
  !自己是人吗?有情感吗?
  
  可你从事的这个职业,就是这样,你必须时刻去观察注意所有涉及健康的一切细节。
  
  相信,每一个真正的医者,都有这样的经历,都有在自己身上,亲人身上,患者身上学习的经历和过程。
  
  所以,越是行医久了,越是谨慎,越是看得明白了,越是小心了,所谓无知者无畏。
  
  网络上有一句话,你想做养生,你想做养生产品,你首先把自己打造成养生医疗专家。
  
  听见没?打造!
  
  对,打造!
  
  如此严谨,事关生命,让医者如履薄冰的职业,需要在生死疾病中历练经验的职业,仿佛三五月之内,或者几天的集训,甚至一夜之间,就可以打造成一位专家。
  
  然后在网络上搜罗一些医学的文字,中医的一些片段理论,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专家了。
  
  还是那句话,人命关天,无知者才无畏。熙熙攘攘,无非就是个利字。
  
  所以,在全民养生,全网养生的当前时期,本是我最能发挥牛逼特长的时候,我却更是谨言慎行,轻易不说医疗与养生。
  
  九三年,初学医,师父是当地地区的名中医,带着七八个徒弟,一茬一茬的,前后传承出徒的有几十个。
  
  我们每天跟着学习,早晨讲内经,难经,伤寒,金贵,素问,温病,针灸大成,每天背脉决,背汤头中药,背金针八法,白天呢,就抓药,针灸,拔罐,按摩。
  
  一天到晚的忙。有时候累的汗淋淋的,一根针扎的没有“得气”,都被骂的半死。到现在,我手上按摩点穴的功夫还有一些,都是那时候被逼出来的。
  
  到九五年出徒行医,当时真觉得自己挺牛的了。刚开始,觉得没有我不懂的病,按照理论上讲,也没有不能治的病。所以,只要你敢让我看,我就敢看。
  
  有治疗好的,有没治疗好的,好多时候,好了都不知道为什么好了,而不好,也不清楚为什么不好,反正按理论用。
  
  那时候医疗还是不太完善,在农村,会个三猫两脚,就能混饭吃,就连村里的神婆都吃饭嘛,跳个神,点个黄表纸,喝一碗纸灰水都要治病的年代。
  
  我们这样的,算是现在所谓的专家级别了。真的,现在的有些专家,有时候真不如我们那时候的传承的。最起码,功底扎实,那点理论不是早晨在网络上一搜索,然后复制,粘贴,加个自己帽子鞋子,发表医学文章了。
  
  真的拉出来遛一遛,真刀实枪的看几个病,都露馅了,见光死。
  
  那时候看病,还能应付的过去,日子收入也小康,但越来越感觉到医学的深奥和自己的浅薄。
  
  一例患者,认识,多年的不孕女性,一直怀不上孩子。找到了我,邻村的,肚子疼,已经在乡里医院和另一个私人大夫检查治疗了,是阑尾炎,但不大见好。
  
  为什么找我?因为那时候我跟两个师父学了一手,治疗阑尾炎,在周边治好了几个。第一个师父教的是用大黄牡丹皮汤。
  
  怎么用?危急之时,患者疼的打滚,一夜喝三副药!几乎是一小时一碗药,患者就拉肚子,脱水就补液,那时候已经开始输液了。
  
  第二位师父教的是用清肠饮,这位师父是我的亲戚,也是乡里面的老医生。怎么用?在原方的基础上灵活加减有毒的天仙子,附子等,配合西药的山莨菪碱。
  
  两种方法,所对的病症和轻重缓急不同,我也是灵活运用。
  
  我接诊了,腹部按压检查,也是阑尾炎。那就治疗,一天下去,好多了,不怎么疼了。凌晨,病人病重了,马上不行了,正好患者家是养小班车的,拉到了县城医院,抢救了,差点送了命。辛亏自己有小班车!那时候,农村汽车没有的!
  
  什么病?宫外孕!大出血!要命的病!是定时炸弹!乡医院误诊了,另一个大夫误诊了,到我这里,也误诊了,在我这里,这颗炸弹爆炸了!差点出人命,是运气好!
  
  为什么出事?水平有限,技艺不行。和阑尾炎一样的症状啊。一是经验,二是穿刺,很简单。只要是个女的,只要是阑尾炎一样的肚子疼,首先考虑宫外孕,必须的。
  
  这个病,在中医面前,如果是已经到了里面已经出血,几乎就是死症。在这里,西医更强!救命啊!
  
  所以,有些人老是片面,要么中医不好,要么西医不好,他见过真正的危急重病,在生死堆里爬过,就知道闭嘴了。
  
  还有一例病,对我也刺激蛮大的,一例高血压危像患者,骑自行车去我诊所看病,头晕,血压也高,买了药,回了家,躺下了,动不了了,把我接去了,一检查,肯定是脑血管病,怎么治?是活血为主呢?还是止血为主呢?因为无法确定是脑出血还是脑梗!
  
  我推手了,最后弄拖拉机拉到乡里,弄了汽车进县城医院,一折腾,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,加上摇晃等因素,瘫痪了。活了一年,死了。和我有没有因素呢?
  
  刺激吗?!
  
  医生们,但凡你行医多年,类似这样的经历,有吧?你不会一直是靠运气好吧!只有懂一点皮毛的假专家才敢瞎吆喝。
  
  初懂皮毛的养生专家,你们见过吗?是啊,你可以说,养生是不让生病,那宫外孕呢?而且是多年不孕的宫外孕呢?!你不让怀孕吗?
  
  这两件医疗案例,促成了痛下决心,继续去学习进修,尽管那时候我已经独立行医四年了,人们认可。但我受不了那个刺激,太刺激了,痛!
  
  去河北的医学院进修学习,三年,两年理论,一年的实习期。看着福尔马林里泡着的尸体,解剖老师说,你来和我把我们大家的老师抬出来,帮着我给大家演示讲解,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算是大夫了,而其他人都是大学生。
  
  当中医界有名的学者杨牧祥教授颤巍巍的授课时候,我是最缠人的,总是让他不得休息。
  
  因为我被刺激了!现在的脸面在临床的生死面前算个屁?
  
  2001年,在市医院实习,特意在最危险的心内科呆了三个月,ICU病房,天天跟着值班。心内科是这个医院里最忙碌的科室,打仗一样,接进来一批,出去了一批,一些回家了,一些去太平间了。
  
  大部分心内科急症都是心梗,如果是大面积主要部位的心梗,生死一线间。
  
  死人?太平常了!
  
  有一次和科室主任值班,一夜送走三个!住院危重心梗患者,半夜最容易发病,一发病就急救,救不过来就死了。
  
  第二天开晨会,老主任拖着疲惫的身子,苦笑着,我们真成了白衣天使了,一夜送走了三个。
  
  但是,好多本来是死症的患者,救活了很多,真实的。这样的患者,在过去的医疗,在条件不好的农村,肯定是死了。
  
  但我在心内科,又受了刺激。
  
  科室对面就是神经内科,其中有癫痫科。就是大脑皮层高频放电,人突然昏迷抽搐,即使是站在一锅开水前,都可能突然发病,把自己掉锅里去的病。中医叫羊角风,西医叫癫痫。
  
  有好多的患者,其中一位住院患者,男,三十岁,家里有一个5岁大的孩子,老婆陪着他住院看病,病不是很重,偶尔犯一回,一年七八次。两口子挺恩爱的,病也不重,平时什么症状也没有,正常人一样,还偷偷的在病房搂着亲嘴儿呢,被我们看到开玩笑。
  
  突然有一天中午我值班的时候神经科的护士跑来喊我过去,万分着急。原来小伙子突然犯病,马上不行了,不只是癫痫,说是发生癫痫的同时发生了突发性心脏病,神经科的医生抢救吃力了,跑来找心内科的过去协助,我跑过去了,已经电击了几回了,死了。
  
  那个老婆呆呆的在旁边看着,医生停手了,不抢救了,她傻傻的看着医生,意思是:等着?一会儿就好了?
  
  是啊,癫痫,不要命的病,而且不重,最近是农闲,才来看的,若是忙,还顾不来呢,怎么会死了?
  
  太痛了!刺激的好几天不舒服!虽然我见了这么多的生死。
  
  后来打官司,没结果,医院赔了一些钱了结了。说不清楚的事。有可能是偶然的并发突发性心脏病,也有可能是癫痫药导致的心脏神经传导突然异常,这是我个人的经验认为。
  
  刺激吗?太痛了!我好几天的吃不下饭!活生生治死了。
  
  后来我在行医中,也是万般的小心,几百味的中草药都尝过,有毒的,没毒的,都尝,自己都没尝过,你怎么掌握实情。
  
  西药,也用了好多。